爱,或者不爱

一个舍友的男朋友说,男人喜欢的是外表白玫瑰,内心红玫瑰。

张爱玲“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。”,是不是得不到的永远矜贵。

爱情就像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来,外面的人想进去。

“明知道天要下雨就该带把伞,明知道不会有结果就请别开始!”而我,明知道天要下雨却仍然不带伞,明知道不会有结果却仍然要开始,我喜欢那种被打湿的透彻,喜欢那种失去的痛感!这样是不是更痛快,开始的痛快,结束的痛快。享受这种失去的快感,是不是不会算是一种病态。就像让生命的结束来终结一种美好,而不是让一天一天地消磨而沦为红白玫瑰的蚊子血和饭粒子来终结。这算不算最痛快的痛感和快感。

人生短暂,爱与不爱,下辈子都不会再见。爱与不爱,都在这一瞬间爱,或者不爱!而不是关于围城委曲求全徘徊隐忍。

我心里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我也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