拨云见月,缥缈浮尘

衣如雪,人如玉。却是无法靠近的疏离。

颜如月,眸如辰。终归独自吞咽的辛酸。

普天之下,万物如尘。这一场浮生里,一切都是虚妄和不长久的,什么都靠不住,什么都终将会改变,哪怕是生命中曾最深切的爱,也抵不过时间的催残与消磨。

青山不语花还笑,流水无声鸟作歌。这一切的一切,终将在自己眼中慢慢淡去,渐渐隐入黑暗。最后拼却全力,八荒四合的担心,五湖四海的不舍,也只是化作心底深处,一声无痕的叹息,散入了生生世世的轮回之中。